Balloon咕嘟

☀☀☀

【凯千】习惯静默

满分了

甜甜甜八:



无关真人
上升会买不到演唱会门票哒!

哥俩遇上的都是些什么辣鸡节目组,心疼

——————————————————

“我…我想你。”

为了潜心学习,闹钟没响前,甚至连猫都不被允许进入这一方书香天地。

而一堆令人头疼的数学字符旁,赫然被下意识画上人物小像,易烊千玺暗骂自己一声,慌张找橡皮来擦。

找到了才反应过来,手中拿的是黑色中性笔,擦不掉,太入神后果就是“王俊凯”肖像脸上,全是一串串数字。

他的嘴巴刚好卡在某道题的C选项,嗯,好吧,这道题选C。

“我想他。”

说的倒干脆利索,坐在小山包上抱膝的保庆哥颇有些在村口等爱人归来等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方才还耍诈骗他开四驱的小孩,一下阴沉起来,“我没办法。”

“我都没办法,你能有吗?”

手机束之高阁,断掉社交网络,真没法联系。

马骏挺好奇地,多嘴一句,“他20号不还去看街舞比赛了。”

“对啊,那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呗。”

还说没多少人认出他,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玩。

板着手指头数,才过了这么几天,度秒如年。

就算一秒一秒硬撑,再想见人,都没想过去打扰。

家属嘛,这点觉悟还是有。

那考生呢?何其龙去千玺家探望过一次,差点没见到人,家教老师搁里面呢,和他妈聊几句,正要走撞上出门接水的易烊千玺。

“不耽误你学习,我先走啦。”

“等等,虎哥,你能不能和王俊凯说……”

他妈妈拿过水杯去接水,易烊千玺才得空悄声说出口。

“什么啊?虎哥你膨胀了,敢假传圣旨。”

何等冤枉,“原话就是,转告王俊凯,他录的视频好傻。”

今儿屯里风又冷了几分,居然不是心心念念地“我想你”,逮着空就说他傻,算什么亲对象。

想念真的深刻,自打王俊凯高考之后,再忙每晚都会通视频,有跨过凌晨的,也有朝阳初升的。

习惯摸不着,但看不见更难适应,磨人。

见不到易烊千玺,又犯水逆,王俊凯最近诸事不顺。

人都是会受伤的,其中流言最狠,你不识得他们,会让人越发肆无忌惮。

有人痛的明显,有人却习惯受伤后静默,王俊凯恰好是后者。

撑着天空的高个子也会累,但又不太想让别人窥探,尤其不想被易烊千玺知晓。

录制过程还是开心的,只没想到播出时会被剪辑成那样。

前一天,王俊凯开开心心发完微博宣传,然后等着看。

对于易烊千玺微博转了宣传博这件事,起先没刷,并不那么期待。小孩在闭关,微博肯定不是自己发的,看不看也在其次,先给胖虎打电话是个正经事。

每隔几天,何其龙都给千妈打电话,再转接给千玺说几句,聊完还要给王俊凯打电话转达,忙啊。

“虽然微博不是他亲自编发,但内容没造假,每个字都按他说的来。”

听别人说易烊千玺如何如何,王俊凯遭不住,“虎哥,我真不能给他打个电话吗?就五分钟。”

当然如果每天五分钟更好。

“不行,你就是易烊千玺高考路上最大的阻碍。”

别人和他说两句还行,您这一开口,一接头,这一天怕不用学习了,而且一开头,电话肯定每天照样打,确实影响。

都能听到出满满失落,整晚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好像在看高能少年团,实则心思早飘远了。

还是马骏看完整期,觉出不对,“这剪辑怎么这样?”

问得王俊凯有些懵,录制时候挺好的呀,眉头紧拧成结,还是温柔说:“没事,第一期嘛。”

我的凯boss,这都第二季了,能不能别这么佛性。

总归还是不开心,马骏觉察出来了,王俊凯这小孩,扛的事多,难过也不怎么表达,习惯静默。

以前团体活动多,他总说,“没事,我是大哥。”

现在个人行程为主,再忍不太应该。

担多少收视,享受多大待遇总没错,你一让就会一而再、再而三被踩。

马骏觉得这次不该忍,王俊凯睡前辗转反侧觉得也不该忍,不过犹豫没多久,视线触及到床头柜上他和千玺的合照,撑着头甜甜笑了。

傻小子,在干什么呢?

在学习呢,家教老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可见夜色已深。

他今天来的晚,前面走了一波老师,说晚,他也足足坐满了五个小时。

易烊千玺很拼,没接活之前,他以为看似已经拥有全世界的少年,中戏第一,大学已经板上钉钉,应该不会太在意文化课成绩。

结果却是颠覆想象的认真、刻苦。

“千玺,今儿到这吧。”

想说分数已足够过线,何必把自己搞这么累。

易烊千玺咬着笔头,征求意见,“老师,再半个小时。”

要做她们的偶像,令其为之骄傲,他得做到最好。

送走老师后,按部就班洗漱上床准备睡觉,闭眼前对着天花板低语,“凯哥,晚安。”

不用团队先找节目组沟通理论,永远为他冲锋陷阵抱不平的姑娘们就不会放过辣鸡。

有些话说的极对,不为我顶级流量的idol讨公道,他得不到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那岂不是连十八线都不如。

炸起来之后,征求过王俊凯意见,工作室做出回应,王俊凯也相应删博表态。

当初街舞搞的幺蛾子,他特别生气,易烊千玺倒还好。

如今换个立场,感同身受,饱含真诚的对待每份工作,换来被这样弄,哪能不气。

当初比易烊千玺更气的是王俊凯,反过来这件事被马骏和何其龙一合计还是捅到易烊千玺那了。

刚做完一张试卷,他妈妈敲门示意他接电话。

“嗯,我知道了。”

比气氛先涌来的,是担忧。王俊凯啊,没人比易烊千玺还了解他,能自己担绝不麻烦别人。

自己不开心就跟闷嘴葫芦、半句不对人言语。

默默消化,默默淡忘。

接到指令,马骏转头贴心透露,“千玺删微博了,亲自上号删的。”

“你给他打电话了?”

音调高八度,明显不再和颜悦色。

谁都不该去打扰他,考生最大,懂不懂。

赶忙解释,“不是我,胖虎。”

虎哥,炮火暂时还波及不到你,你就背背锅。

“对,还有一个重大信息,我得到了千玺今儿遛弯路线。”

你去不去啊?

去怎么不去,远远看一眼就成。

这两天气温直升,破洞裤重出江湖,上身搭件白T,简单休闲,不引人注目。

临下车,易烊千玺不放心问:“来了吗?”

“来了来了,你注意看,小马哥说在胡同里躲着呢,玩什么深情,打算远远看你一眼就回去。”

“嘛呢,不许笑我们凯哥。”

自己背着手老大爷遛弯式朝目标物前进。

马骏属实不想像傻…那个啥似藏垃圾桶旁,“得,我车上等你。”

王俊凯也不想啊,偏没个躲的地方,后来自己也实在受不了,改蹲小卖部门口。

拐了个弯,易烊千玺就看见某人利索起身溜进小超市,王俊凯尚且得意自己眼尖,身手敏捷,没被发现,想着先躲一会儿,然后尾随。

蹿进来个人,帽子口罩一身黑,看不清脸,给看店大爷吓一跳。

空间有限,易烊千玺一推门正打个照面,假装没认出来,径直去冰箱里拿两根雪糕。

“五块。”

“他付钱。”

得,完蛋,还是被认出来了。

掏完钱紧追几步,接住易烊千玺递来的雪糕,扯掉包装。

“好啊,你和小马哥合伙套我。”

总算想明白了,故意地。

“想你嘛。”

抓紧时间说想说的话,易烊千玺很快吃掉冰棍,嘴里含着棍,痞里痞气,十足十街头霸王。

唯独眼神卸了力,含情脉脉,“王俊凯,其实你累的时候可以依靠我。”

“你的易易,一直都在。”

要强的王俊凯鼻尖痒痒、酸酸,受委屈没处说的苦闷总算有了宣泄渠道。

攥拉住易烊千玺中指和食指两根手指,晃晃悠悠,“我难过,话不是我说的、水枪不是我放的、累是大家都累。”

凭什么啊。这些话他只能也只会和易烊千玺讲。

“我知道,我们小凯宝宝受委屈了。”

顺毛哄是大佬的撸猫妙计。

讲出来就好受得多,更主要是见到了易烊千玺,什么都比不得的开心。

“再溜一圈,就要回去了。”

“啊,这么快。”

早知道不讲那么多糟心事,王俊凯深怕该说的话说不完,语速加快几倍,“别学太晚、按时睡觉,还有啊,不许弄你那嘴,更不许咬笔头。”

“你少想我一点,多读书,我会多想你一些。”

这样思念值还是守恒的,不会少。

走的越来越慢,逐渐默契停下脚步,倚靠墙壁,眼神黏腻,互看挪不开眼。

黑色吸热,王俊凯比易烊千玺更热,硬撑不开口说走,站在大太阳下暴晒。

为见王俊凯,比平时早了两个小时出来散步,这些时间回去都要靠做题补回来。

易烊千玺情愿这样安静呆着只看他,即便回去要通宵达旦也无所谓。

不想接电话,不想理会旁人。

“接吧,该等急了。”

这才不情不愿滑手机,“喂,知道,马上。”

“小马哥真的傻,他把车和虎哥停一块,好像大概被发现了。”

“那我们不能一起出去了呗。”

易烊千玺无奈耸肩,甚至很哥们地拍拍王俊凯肩膀,“那我先走,劳驾您再回小卖部躲躲。”

这里是凯boss的自我暗示,“一个月很快的,嗯,很快。”

倒退几步,易烊千玺边退边手掌交叠,按压揉搓心口,“听到你的坏消息,挺疼的。”

“别再让它疼了。”

无师自通的情话满级,句句发自肺腑。

不能让他走,王俊凯心里只这一个念头,手来回曲伸,终握拳贴至裤缝,默念:“高考重要,高考重要。”

不能再耽搁,易烊千玺潇洒转身,背对王俊凯伸直手臂挥手道别,“别被外界影响,共勉。”

装什么酷,本是王俊凯用哥哥口吻安慰易烊千玺时的原句,被他拿来又送还自己。

再次啃完一根雪糕,马骏总算告知他新停车地点。

往目的地走时,王俊凯彻底想通,这算什么事啊,值得郁结。

他有底气加持,也有盔甲坚硬,以后该再强硬些。










































评论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