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loon咕嘟

☀☀☀

【cp群像】初恋 旧爱 新欢

疯狂夸赞!

短腿花栗鼠:

*送给两个宝贝的六周年,未来无论如何都不要忘记当初是如何相遇


*文中的链接是假车,我怕屏蔽所以放了链接


*就不在明天跟大大们一起发了qaq


 


 


00


 


他们各自赏月,各自拥抱突如其来的惊喜或期待已久的感动。


 


01


 


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发散的昏黄和一台电脑泛出的幽蓝,宋云哲埋头在电脑前,手指飞速敲打着键盘,噼里啪啦几秒钟的响声后他又停下,拿出笔开始在一张皱巴巴的纸上写一些碎片式的句子与词语,这样反反复复过了几回合,他终于用力抬起食指按住删除键,看着文档逐渐变成一片晃眼的空白,然后猛地合上了电脑,叹了口气。


 


专业作词人会管这样的状态叫做瓶颈期,但宋云哲不想把自己归为专业作词人这一类里,所以也不想把今晚的烦躁都总结成一个词。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计算了一下时差,李想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该睡醒了。


 


说是计算时差,其实计算的格式与步骤这些年早已烂熟于心,他的深夜是李想的清晨,他们在互道早安时,一个烤着面包一个泡着澡;而后他们视频,一个制定今天的计划一个总结昨天的琐事;最后他们互道晚安,李想去上课,宋云哲偶尔继续写一下词,累的时候直接倒在床上睡觉。


 


这种生活从他们升入高三后开始,现在两人已经大二了,谈不上疲惫或者厌倦,也谈不上新鲜感缺失或是距离感过重,但是宋云哲渐渐发现自己写不出过去那样充满故事的歌词了。


 


指尖还在发丝间不停揉搓,手机屏幕忽然就亮了起来。宋云哲按下接听键,屏幕上就出现了李想睡眼惺忪却仍然俊俏的脸。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你那边怎么这么黑?”


 


两个声音同时在电波里相遇,碰撞后产生了几秒的沉默。


 


“我去把灯打开。”宋云哲说着起身,镜头对面的李想也开始换衣服起床,一边揉自己昨晚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一边说:“是不是又在写歌词,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光线不好的地方看电脑。”


 


宋云哲在心里小声跟着李想一起把这句他重复过无数遍的话说了第N遍。


 


“李想。”宋云哲开了灯,强烈的冷白调光线让他不适地用力闭上双眼,“我写不出词了。”


 


“是因为楼下那两个高中生分手了吗?”李想笑着打趣,从木柜里取出一把勺子将刚冲泡好的咖啡均匀搅拌了一下。


 


“不是,李想,是咱俩的问题。”


 


02


 


月光穿透淡蓝色的窗帘,而后软绵绵地跌进毛耸耸的米白色地毯上,打了个滚,躺在两个并肩坐着的少年脚边。


 




初恋组






03


 


修长的手指扯开薄纱窗帘,落地玻璃窗上映出对面楼上晾亮着的灯火,暖黄或冷白,不规则地排列在黑色矩形体块上。


 


对面公寓楼的一楼有一家便利店,是整栋楼上唯一与众不同的光。


 


易烊千玺站在落地窗前盯着那家便利店发呆,几分钟前,有一个看起来无比熟悉的身影走了进去,这个身影半年前也是这样走出这个房间。


 


刚刚结束演唱会的易烊千玺,绷紧了一整晚的神经一瞬间断裂,回忆四面八方叫嚣着涌进疲惫的血液,直冲大脑。,


 


王俊凯走的那天,易烊千玺把自己锁在录音室里不出来,放着刺耳嘈杂的音乐,却还是在听见敲门声的时候飞速把音乐声开到最小。


 


王俊凯敲了三下门,又停了四秒钟,在没有得到回应后,他立在门后说:“千玺,我走了,你好好生活。”


 


易烊千玺以为,他会说:“我恨死你了易烊千玺”,或者“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但是都没有,他只是让易烊千玺好好生活,但这最简单的一句话偏偏成为击垮易烊千玺的利刃,他伸手拽住自己的头发,把脸埋进膝盖里咬着下唇小声抽泣起来。


 


那之后易烊千玺迅速做出了搬家的决定,却还是在打包整理好所有的东西,搬家公司进门的下一秒反悔,弯腰给搬家公司道歉把人送走后,自己花了一整天时间把所有的东西归位——像是王俊凯离开之前那样。


 


这半年,家里的一切易烊千玺都没有动过,王俊凯留下的水果味软糖都被他好好收在茶几底下,即使上个月已经过期了。


 


他从未想过再见到王俊凯,尤其是在两人共同生活过的地方,所以看到便利店那个身影后,易烊千玺突然产生了无比复杂的情绪,兴奋,难过,又紧张。他的双眼紧紧盯着便利店门口,在那个身影终于出来,拐了个弯坐在门口台阶上后,瘫软着坐回地上。


 


原来是经常跟在收银台打工的男生一起回家的人。


 


说不出的感觉,失望也有,松了一口气也有,半年以来所有的想念与委屈也有。易烊千玺想到今晚舞台上那个落寞的自己,耳边是海潮般此起彼伏的欢呼,可他想听到的不过只有一句。


 


是王俊凯的:“我想你。”


 


04


 


关东煮的香气随着蒸发的白色气体一起慢悠悠地将谌浩轩包围,他把捞出来的丸子串和海带串整齐排列进盒子里,然后透过玻璃窗放入客人手中——这是他在便利店打工的第30天。


 


这也是夏常安光顾这家便利店的第29天。


 


从谌浩轩手里接过热好的葱油拌面和咖啡,夏常安和往常一样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一边玩手机一边随意吃了几口面,然后开始盯着窗户发呆。


 


前天晚上一起回家的时候,谌浩轩问夏常安:“你干嘛总盯着窗户发呆。”


 


夏常安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踢着脚边的一颗石子:“看外面的路人呗,挺无聊的。”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夏常安吊着一颗心怕谌浩轩脱口而出:“无聊就不用等我一起回家了。”于是侧耳认真听了好久,耳边只有谌浩轩听起来愉悦悠闲的呼吸声。


 


夏常安不太善于撒谎,但他庆幸这一次谌浩轩没有发现,他总是盯着窗户发呆是因为,夜晚的窗子上总会映着谌浩轩在收银台后面认真工作的身影。举手投足里都沾了窗外星星点点的光,然而做出这些动作的本人就是一轮让自己沉溺迷失的月亮。


 


傍晚十点半,便利店里来了一位身形与自己差不多的客人,夏常安听到他问谌浩轩:“你也喜欢这首歌?”


 


恍惚意识到,谌浩轩今晚已经单曲循环这首《初恋旧爱新欢》挺久了,这是易烊千玺在今晚演唱会上的live。


 


夏常安看到玻璃上的谌浩轩用力点了点头,眼睛里闪烁着跟窗外那些星子不同的亮光,比那些更真实更有温度,更让夏常安想要触碰。


 


谌浩轩很喜欢易烊千玺,今天是易烊千玺在北京的演唱会,夏常安攒了好久的钱托朋友弄到了两张票,但是谌浩轩跟自己说:“算了常安,我要打工。”


 


夏常安不能理解:“你们追星的人,难道爱豆不应该比打工重要吗?”


 


“我在攒钱,所以在这期间,打工比爱豆重要。”谌浩轩收拾好书包,把书包放在课桌上然后转头看向夏常安,“所以你今天还会陪我去打工吗?”


 


夏常安一扭头,桃花眼里漾着不屑和薄怒:“你是攒钱去看你前女友吧,重色轻友,我不陪你了。”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骨气的去了,把一盒葱油拌面有些用力地砸在收银台上时,他用余光看到了谌浩轩抿着嘴笑,灯光下,两个梨涡里好像盛了两颗亮晶晶的糖。


 


05


 


咖啡在勺子的搅拌下打着转儿,旋涡处飘出白色的气体,炫耀似的当着镜头另一侧宋云哲的面去亲吻李想长而弧度好看的睫毛。


 


“怎么了云哲?”李想皱着眉头问。


 


“我这些天一直在想,如果你当时没有出国该多好。”握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弯曲导致骨节处渐渐发白,透过镜头李想看到宋云哲的眼神渐渐暗淡。“但我又想,如果你没有出国,我或许不会有那么多情绪用来写歌。”


 


“李想,我那天看到楼下那两个高中生吵架了,跟你一样是小虎牙的那个男生好像也要出国,另外一个眉心痣好像挺难过的,但是他没挽留也没说自己舍不得,那个小虎牙就生气了。”


 


“李想,咱俩高二那会儿也是因为这个分手了吧,那会儿我特别难受,才写出来了《初恋旧爱新欢》的初稿,后来咱俩和好了,大一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楼下住的高中生,又拿出来这个歌词改了一遍胡乱投了稿,没想到就被易烊千玺给唱火了。”


 


“如果你不出国,我写不出来这首歌,”宋云哲一直低着头,长长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李想总担心下一秒会从那些发丝间发现流淌下来的晶莹液体。“可你不出国,我不会这么…这么寂寞。”


 


李想说不出话来,万千思绪从心里从胃里甚至是从大脑里一起涌进他的喉咙,它们闷声堵在那里,让他沉默,而又自责自己的沉默。李想只能看着宋云哲的脑袋越来越低,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凉掉。


 


“当然了,不是每个人都能爱得尽如所愿。”长久的沉默后,李想盯着逐渐变化的视频上方的时间数字小声哼唱了一句。“你能写出这首歌,不是因为我们俩有些艰难的爱情,也不是因为楼下那两个高中生给了你灵感,是因为,是因为你一直在用心感受着爱。”


 


长久以来,李想一直觉得,自己距离宋云哲太远,什么也做不了,于是他拼命想要证明自己对于宋云哲的意义,他替宋云哲规划好所有的事情,大学的专业,写歌词投稿的公司……他以为自己给了宋云哲足够的陪伴……


 


“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当初我出国,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等我吗?”李想慢慢伸出手,他的指尖刚刚握着勺子时太过用力有些发白,食指弯曲的弧度明明看似随意,却带着肉眼可见的,轻微的抖动。“如果当初你提前预知到现在的这种心情,你还会选择跟我在一起吗?”


 


……他以为,这样的陪伴足以昂头挺胸、胸有成竹地向距离宣战……


 


屏幕那端的人终于抬起了脸,褐色的眸子里是亮晶晶的涟漪,泛红的眼角让李想的内心生长出想要亲吻的冲动,他看到宋云哲咬紧下唇,对着屏幕这端的自己用力点了点头。


 


李想想到高二那年的寒假,在冷风里裹着厚厚的红色围巾慢悠悠地揉着冻红鼻尖的宋云哲,也是这样咬着下唇,朝着自己认真而坚定地点头。


 


于是手指继续向前探进,李想隔着屏幕,好像一下子感受到了那个寒假呼啸而过的寒风,然而指尖触碰到的却是温暖的、好看的让自己移不开眼睛的眉心痣。


 


他想要的不是这种规划性的陪伴,而是理解,不是对于未来某件事的答案,而是对于当下,他这种感受的最鲜明的答复。


 


李想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屏幕上那颗不太明显的眉心痣,他说:“李想,再等我一个月,我就提前毕业回国了。”


 


宋云哲的眼睛里绽开了惊讶与兴奋的星星,某一颗随着一滴雨落下来,跳动着缀上墨蓝色的天际,继续感受着人间的爱,然后躲进某段句子里。


 


06


 


随着尹柯手指的滑、动,邬童发出一声满足的喘、息后躺在了床上。


 


尹柯从卫生间洗完手后也躺在了一旁,月光落在两个人紧贴着的手臂肌肤上。


 


“邬童,你想做这些,都不提前百度学习一下的吗?”尹柯看着倒映着树影的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哟,你行你上啊,我以为我会的好不好?”邬童羞红了脸,却还是不甘示弱地回击。


 


“那下次我上好了。”尹柯笑了一下,梨涡和天花板上的摇曳树影一起晃了晃。


 


“你……”邬童气得说不出话,一双桃花眼乌溜溜地瞪着尹柯。“行,我没用,那你去找郁风吧。”


 


“嘿,你怎么说话呢。”尹柯转过身子皱着眉掐了一把邬童的手臂,听到对方发出嗷呜一声惨叫后还是没有解气,“我那句话说你不行了,还有,怎么又提到郁风了?都说了我跟他没关系。”


 


邬童不说话,揉着手臂背过身去望向窗外,只留给尹柯一个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背影。


 


尹柯于是也不说话了,天花板上的树影好像受到了惊吓也噤了声,在暗夜里竖起耳朵长长的、生了叶的耳朵仔细听着两个少年的对话。楼下偶尔有车辆经过,车灯晃过窗户,树影周遭就多了一圈转瞬即逝的银白。


 


两个人常常会冷战,有的时候是班小松出面打圆场,有的时候是两个人其中某一方找台阶下,但今晚的事情,尹柯觉得还是要自己来说些什么。


 


“真生气啦?”尹柯温柔的声音带着试探从耳朵一直传进心里,惹得邬童的心尖痒痒的。“我知道我们邬童是初恋,第一次嘛,我理解。”


 


尹柯的手一下一下拂过邬童的头发,每一下都撩拨起一串雨,浇息邬童心里燃着的火。于是他慢慢转过身子,把脸埋进尹柯的脖颈,用力呼吸着对方身体里的味道。


 


“可有些事不着急的,我们来日方长。”


 


07


 


便利店门口的路灯闪了一闪,灯下的麻雀发出一声听起来有些郁闷的呜咽。


 


王俊凯坐在便利店门口盯着那只麻雀发呆,半响后他像是自言自语一样问那只麻雀:“你要不要吃糖?”


 


其实他更想用这句话来问一下易烊千玺,他本想买了易烊千玺最爱吃的那个牌子的水果糖,再敲开易烊千玺家的门,告诉他:“我今天去看你的演唱会了。”但他现在只敢把这些说给一只麻雀听。


 


身后的便利店还在循环播放着易烊千玺的《初恋旧爱新欢(live)》,王俊凯想起他今晚坐在舞台上唱这首歌的样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舞台中心投射下淡紫色的光,他是聚光中央的小王子,他万众瞩目,却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吟唱孤独。他不知道自己的玫瑰花就躲在舞台下某个阴影里,跟随他转换的音色而心痛。


 


“殊不知易给的承诺,就像隔靴搔痒。”易烊千玺唱到这句的时候,尾音处稍稍颤了一下,却很快用下一句的平稳掩饰住了这短暂的哽咽,但最后的尾音却遗留在了王俊凯的心里,绕啊绕,每一圈都留下又痛又痒的划痕。


 


王俊凯觉得,易烊千玺一定是想到了自己跟他吵架时说出的气话:“你怎么可能想得到白头偕老啊。”于是他在台下拼命的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说错了,我知道你为我们的未来付出了多少,是我错了。


 


麻雀瞅了一眼便利店门口像个傻子一样拼命摇头的男人,叫了一声后飞走了。王俊凯抬起头来看向两个人共同生活过的窗口,他们曾在那间房子里欢笑或哭泣,他们曾在一起,他们又分开,但是从前的记忆还是历历在目。王俊凯曾经以为易烊千玺会搬出去,会扔掉家里所有的东西,但他今天才发现,易烊千玺还是住在这里,还是用着曾经他们一起选的灰色窗帘。


 


也许,他还在等自己回来。


 


于是王俊凯也拍拍屁股站起来,他决定把这些话亲口说给易烊千玺听。


 


无论是“你要不要吃糖”,还是“不是的,是我说错了”,又或者是那句“我想你”。


 


08


 


打着瞌睡的星子被一阵略微嘈杂的关门声惊醒,正在逗流浪猫的夏常安转身,一袋温热的牛奶就砸在了自己怀里。


 


“喏,今天的奖励。”谌浩轩背着书包笑着走过来,“走吧。”


 


夏常安却还沉浸在下午放学时的不愉悦里,一路上都有些闷闷不乐,谌浩轩看在眼里,努力转动大脑想要展开某个话题来打破这份不愉快。


 


“对了,常安,今天晚上来了一个客人,好像也是千玺的粉丝哎,”谌浩轩有些兴奋,“他说他今晚去看演唱会了……”


 


“谌浩轩,你真的要攒钱去看你前女友?”夏常安打断了谌浩轩的话,然后停下脚步来面对着一脸疑问的他。


 


“攒钱是真的,可是,你为什么觉得我要去看我前女友啊?”路灯在谌浩轩温软的头顶投射下一片暖黄,倒映进夏常安因为紧张而飘忽的眼神里。


 


“就…就你之前不是说她去Z城上大学了嘛……”声音渐渐变小,然后被流浪猫的叫声盖过。


 


“那我就要去找她嘛?”谌浩轩失笑。“常安,我跟她很久没有联系了。”


 


“那不然你攒钱干什么?”夏常安有些着急了,他转动了一下脚腕,仍然不太自在,又低下头转着一对桃花眼盯着谌浩轩的鞋子看了一会儿。


 


“就不能攒钱在五月二十号这天给你买礼物吗?”夏常安惊得抬头,就看到谌浩轩从身后的书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丢进自己的怀里,只不过比刚才丢酸奶时要小心很多。“你之前看中的手表,要是不想要了就还给我,我退货,明天也不用等工资到账还花呗了。”


 


夏常安聪明,奥数题密码题他都能很快的解开,就是在这种事情上愚笨,总让谌浩轩暗自生气。


 


“为什么要在五月二十号这天给我买礼物啊?”就比如现在,夏常安又好像卡克的密码机一样,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盯着谌浩轩,可谌浩轩偏偏就气他这样。


 


“。。。。。。”喜欢你不行?这句话最终还是被嘴边的一阵沉默和脸上的两片红晕代替,谌浩轩扭过头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就听到身后夏常安着急地喊叫声。


 


“浩轩,你真的不去找你前女友啦?!”


 


“。。。。。。”


 


09


 


指针跳动到十二点,瞌睡的星子终于合上了眼,弯曲道路上的路灯与矩形建筑物上的灯火逐一熄灭,赏月人找到了自己身边的月亮,挂在天空上的那轮缥缈不再被寄予思念,它留在意识混沌的深夜,继续寄予那些未完的故事祝福。


 


宋云哲在跟李想说过早安后,拿起日历在今天画了一颗心,在下个月的20号这天也画了一颗心,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关上了床头灯。


 


邬童给尹柯盖好了被子,然后在他额头上印下了一吻,轻声说:“我爱你,晚安。”怀里的人发出满足的喘息,没有人教过邬童到底什么是爱,可他觉得,现在这样搂着尹柯入睡就是爱。


 


王俊凯支支吾吾地站在客厅里,先是举着糖盒问:“你要不要吃我错了。”又挠着头说:“是我吃错糖。”尴尬几秒后被易烊千玺一把抱住,然后他听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声音:“我想你了。”


 


夏常安追上恼羞成怒的谌浩轩,一把抓住他的手,谌浩轩低头就看到夏常安已经戴上了自己送他的手表,正晃荡着两颗小虎牙冲自己傻笑:“我帮你还花呗还不行嘛。”


 


10


 


“才惊觉共苦是涅槃,余甘要好好品尝”


 


“思念长 常不过当晚 梦醒有人在身旁 就最简单”








end 祝看到这篇文章的每一个人幸福

评论

热度(219)

  1. 老干妈短腿花栗鼠 转载了此文字
    转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