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loon咕嘟

☀☀☀

21:28 正因为不配是事实,所以爱才是事实

吹爆森疼老师呜呜呜呜呜呜,是我abo的top辽

森疼:

 每小时多爱你一点




双A  看文权当消遣






“您真是奥斯学院里最英勇的Alpha!”


贾尼满脸堆笑地跟在易烊千玺身后,他是个Beta,身高不见得挺拔,面容也略显猥琐。与不苟言笑的Alpha一对比显得尤为低等。


Ω区实验室起火,使得整个学院嘈杂喧闹。易烊千玺刚刚参与完救援行动,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着,一边动手整理自己的制服,完全没有兴趣搭理跟在自己身后嗡嗡不停的苍蝇。


可这只苍蝇就是没皮没脸:“不知道政府为什么下令要求每个学院都必须建立Ω区,上帝明鉴,那群废物Omega以后也只能待在家里生孩子。他们根本不配上学,更不配浪费帝国的资源去做什么化学实验......唔嗯......”


不悦的Alpha体内迅速分泌了大量的雄烯酮,使得他的身上散发出浓烈地令人生畏的、侵略性的气味,混淆着他的信息素,直接压制得Beta冷汗涔涔地闭了嘴。


易烊千玺停下脚步,冷冷扫了一眼贾尼,道:“滚开。”


......






贾尼还没来得及滚开,火灾救援的另一位主角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的脸上沾了点灰,眯着眼睛看向贾尼。


正是奥斯学院的佼佼者之一、易烊千玺的发小——Alpha王俊凯。




“性别歧视是会被判刑的哦,”他拍了拍贾尼的脸,一字一顿道:“小,废,物。”


Beta提着一口气站在原地,虽然这个Alpha的情况特殊,但他还是被对方强大的气场压制着想滚也滚不了。好在易烊千玺看也不看这边大步往前走,王俊凯也跟着离开了。






“味道这么冲,”拍了拍碰过贾尼的手,王俊凯两三步上前搂住易烊千玺的肩,笑嘻嘻的,看起来比刚才那个Beta还没皮没脸,凑过去问:“我的小甜心,你究竟是怎么招惹上这种马屁精的?”


“小甜心”的眼皮跳了跳,并不是很sweet地撇开了对方的胳膊。




对方却当无事发生过,继续道:“刚才救火的身姿很英勇啊,我看见好几个O往你身上扑。”


“彼此彼此。”易烊千玺转了个弯,往宿舍的方向走。


“我不一样,”王俊凯大步跟上,随意道,“奥斯学院谁不知道我的情况,扑了也没用。”


易烊千玺哼笑了两声,突然被他勾住了脚。


“你......”他刚要骂,却见对方指了指制服口袋。




“又来了!”通讯提醒仿佛是一个转换信号,瞬间使得刚才还优越、不羁的Alpha扭曲着脸双手合十撒娇:“甜心...honey...宝贝...”


易烊千玺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熟练自如地帮他把通讯工具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按了接听。


“阿姨你好,Karry现在不在,我是......妈?”


通讯工具的主人还没来得及窃喜,看见好友的神色恍惚觉得凉凉。


易烊千玺一手扶着额道:“对,是我。”


“没事,火已经都灭掉了。”


“......萨米阿姨又病的很重了?”


“......”


“......”


“......我会把他带回去的。”








结束通话的时候,王俊凯早已经退了好几步远,易烊千玺手上将通讯工具递给他,一边面无表情地丈量好距离出了脚。


“......碎了!”王俊凯捂着裆嚎道。


还好他早就做好了准备,不然真的要碎了。


“碎了才好,”易烊千玺冷哼道,“碎了你就不用回去相亲了。”


“......”


“别打了,”那股劲过了之后王俊凯才直起身子去接通讯工具,凶道,“再打我就还手了。”
易烊千玺瞟了他一眼,继续之前的路径往前走。


“我也不知道她们这次换了套路,”王俊凯跟在后面喋喋不休,“就算电话是我接,她们也会想办法把你叫回去......”


“我不会回去的,”易烊千玺打断他的话,边走边说,“你自己回去。”


“那怎么行!”王俊凯一向抱着就算要死也要拉着易烊千玺一起死的态度,甚至不惜用老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不如我们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


对于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Alpha来说,老办法之所以是老办法,是因为他们真的没少打架,但实际上这个办法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因为打到最后通常都是两败俱伤——你望着我,我望着天,连为什么打架都记不起来。


不过就是热衷于和对方斗来斗去罢了。


“滚。”易烊千玺说。










“这个Omega不错——”


王俊凯回家的时候,萨米夫人正跟多拉夫人看照片。帝国里除去他们已经见过的,剩下稍有些背景的单身Omega的资料都在这里,萨米夫人精神的很,完全没有多拉夫人打电话时说的“一定要让小Karry回来见他母亲最后一面”的样子。


萨米夫人连装都不屑装,他的眼神穿过自己的儿子,落到易烊千玺的身上,兴奋道:“来来来小千玺,我和多拉都觉得这个Omega十分适合你!”


......易烊千玺当然也回来了,他回来除了王俊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个原因,最怕多拉夫人第二天又传来消息称自己患了跟萨米夫人一样的病,想见儿子最后一眼——


一心想着做婆婆的戏精女人,惹不起的。






易烊千玺上前,兴致缺缺地看了一眼“十分适合”自己的Omega。


“是古越伯爵家的儿子,十九岁,”萨米夫人点开资料,“活泼开朗......性格也很相配。”
多拉夫人笑眯眯地点头道:“我看也不错,长得漂亮,皮肤白,就是个子小了点。”


“Omega要什么大个子,”萨米夫人说,“要是找一个和小千玺同样高的站在一起......”,说到这里,旁边又正好有一位——萨米夫人看了看好友的儿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最后放在一起看了看,夸张道:“噢我的老天,看不下去!”


王俊凯配合地抖了三抖。






“你觉得怎么样?”多拉夫人比萨米夫人要温柔一点,她笑完,把Omega的照片举起来给儿子看。


“...很好。”易烊千玺说。


按照以往的经验,根本也不敢说不好。




两位将军夫人顿时乐了,喜滋滋的商量着什么时候与伯爵夫人联系,哪天安排相亲...而王俊凯一脸不屑的上前看了看这个Omega到底哪里很好。


“也就那样,”他哼了一声,“我的灵魂伴侣绝对比这好一百倍。”


易烊千玺挑了挑眉,他根本就不需要反击,因为萨米夫人身后还压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不是王俊凯的相亲对象,难道还能是操纵机甲的理论知识不成。






“你能这么想最好,”萨米夫人捋了捋柔顺的金发,果然把背后那叠资料抽了出来,“但是首先你要找到那个人,来,这些都是周末要见面的,你过来认识一下。”






天不怕地不怕、早就能代表家族替帝国出战的Alpha就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梦想。


他仿佛又闻到了上一次相亲时一天见十个Omega,十个Omega身上各种奇奇怪怪的信息素味道。


“......”他看向发小。


易烊千玺当然看得出来他的眼神里散发出了无数个求救因子,但他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拒绝接收。


“......”王俊凯咬牙切齿。




“这些都是根据最新的基因检测技术检测出来最有可能和你成为灵魂伴侣的人,有Omega,也有Beta,”萨米夫人为他打气,“儿子,这次一定行。”


王俊凯:“......谢谢您了。”




易烊千玺看完了戏,从另一边走过去翻了翻那些Omega和Beta的照片,难得露出些揶揄的味道:“恭喜,很期待知道你身上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谢谢!”王俊凯把那一叠资料抢过去,输人不输阵:“我也很期待!”








对于萨米夫人这样的相亲安排,王俊凯不是没有反抗过。


但王俊凯情况特殊,特殊在于他从小就没有信息素的味道。医生也看过了,不知道看过多少个医生,基因检测血液检测不知道做了多少回,但找不出原因。


帝国最好的一群医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只好统一言论:也许要等到十八岁第二性别分化?


萨米夫人于是又等到王俊凯十八岁,十八岁的时候分化是分化了,还是个Alpha,但依然没有信息素的味道。


直到王俊凯二十岁时,不知道从哪个星球过来游历星河的老头子听到这个事情特意来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真是神奇啊!”老头子围着王俊凯绕了好几圈,一边喃喃说,“你们星球竟然出现了灵魂伴侣中的守候者,而且还是个Alpha。”


“您说什么?”萨米夫人压根听不懂,但她对这个老头有些绝对信任,“您是否能解释一下?”


“夫人,听我说,”老头子装了好一会儿深沉,“您的公子有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我说的绝不是假话,他只有在遇见了那一位之后才会找回属于自己的味道,也有可能只有那一位才能闻到...具体的情况我说不准,只有他遇见之后才能确认。”










“少将先生。”第六个相亲对象刚一坐下来就有些欲言又止,他是一个男性Omega,看起来乖巧无害,一双眼睛尤其灵动,眉心处似乎还有一颗浅褐色的痣。


王俊凯挑了挑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五个相亲对象的衬托,王俊凯总觉得这一位令他十分舒适,特别是他信息素...似乎有一些淡淡的酒香味...而且让人想要品尝。


总之不像他之前闻过的Omega身上的味道。


“你喷Omega香水了吗?”他特意问了一声。


对方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抿了一口果汁,又抬起头看着他。


王俊凯被这一连串的动作搞得有些感觉错乱,他拿出通讯设备刚要继续骚扰另一边正在相亲的易烊千玺,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直勾勾盯着对面的Omega,情绪不可谓没有波动,他问:“你闻见我身上的味道了?”
说完他笑了笑,故意提醒对方:“我可是喷了香水的。”


Omega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察觉到Alpha慢慢凝聚起来的严肃气场,似乎不怎么敢看他,但还是鼓起勇气说:“有玫瑰香水味,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很淡很淡的...薄荷味。”


Alpha愣了愣,随即笑了。


他低下头,继续刚才未完成的行为。


“找到了”他发给易烊千玺。






“我知道你没有骗人。”王俊凯发完消息,把通讯收回去,对对面的Omega说。


“我身上确实有薄荷味道。”


Omega还没来得及激动,对方又说:“但你应该不是我要找的人。”


“为什么?”小男孩手还有点抖,他快速地眨了眨眼睛,解释道:“我是真的......”


“我知道,”王俊凯打断他的话,回答的也很无奈,“但真的不是。”


Omega低下了头,看起来很是不解和不甘。






王俊凯当然管不了那么多,他的通讯设备在口袋里疯狂震动,他按住了口袋,有些愉悦的跟对面的Omega告别。


“你说什么找到了?”电话刚一接通,王俊凯就听见对方的声音,“找到了你的...那个?”


他没有把灵魂伴侣这个词说出来,他一直以来似乎也不是很相信这个概念。


“对啊,”王俊凯边走边说,“是一个Omega,长得比你今天相的那位可爱多了,他闻到了我的信息素。”


“...你怎么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易烊千玺的声音一向冷静,此刻听来有一些急切和刻薄,“你可不止被骗过一回。”


...想嫁进将军府的人确实不少,王俊凯第一次相亲就被骗过,一个Omega上来就说王俊凯身上有什么什么味道,说的具体而生动,一听就像是有计划有目的的。最后王俊凯实在受不了,一边打喷嚏一边说:你看我对你这个“灵魂伴侣”的味道过敏成这样,不合适吧?
对方才灰溜溜地闭嘴离开了。


“是真的,”王俊凯一点不恼,“我特别喜欢他的信息素味道,想扑上去的那种。”


“......”


对方默了一会儿,才冷笑一声,道:“那恭喜了。”


王俊凯终于忍不住了,他一边憋笑一边问:“那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对面没有讲话。


王俊凯并不在乎被无视,他自问自答的本事一流:“薄荷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Omega说在我身上闻到了薄荷味!”




还好王俊凯已经离开了相亲区域,不然他笑成这个样子,很大可能会被当成Alpha狂躁症患者。


“......”易烊千玺挂了电话。


王俊凯的笑还没停,他难得的捉弄了一次易烊千玺,估计要笑够三天三夜才行。


他又打回去,对方不接。


于是发消息:甜心,honey,宝贝儿,对于我身上有你的味道这件事,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你难道不想对我负责吗?


:啊你这该死的占有欲,是什么时候在我的身上留下了属于你的味道!


......


发了十几条,易烊千玺终于有反应了。


“回来打架。”他说。










王俊凯每一次相亲失败,感到挫败的都是萨米夫人,更别说这一次好姐妹家的儿子相亲很是顺利,伯爵夫人甚至主动联系了多拉,说小古越很喜欢易烊千玺,他高大、稳重、让人有安全感,就是话不太多...但他们不在乎,他们希望两个孩子还能继续见面深入接触。


多拉夫人当然很开心,她赶到王家分享喜悦的时候,萨米夫人正烦闷的说不出话来。


“要是他们俩有一个不是Alpha就好了,”多拉夫人一边回忆一边道,“还记得吗萨米,千玺小时候来找过我们,说以后要和小凯结婚。”


“当然记得!”萨米夫人终于讲话了,她想起孩子们才几岁的时候:“那是小凯问我信息素的时候,我告诉他,如果一个人没有信息素,那么以后就没有人跟他结婚。”


“他立马就去找千玺哭诉了。”


“那时候他们俩的感情多好啊,长大反而越来越喜欢斗嘴打架了。”


“谁让两个人都是Alpha呢,”萨米夫人叹口气说,“小凯这个情况,我宁愿他是一个Omega。”






两位夫人这边还在感叹,两个Alpha那边早已经打完一架了。




易烊千玺连喘气都很克制,他站起来扣上打架时被扯开的制服扣子,语气不悦道:“你发什么神经?”


王俊凯还躺在地上,要不是没力气了,他还想扑上去。他以仰视的角度看见对方修长的手与闹腾之后微红的脸,突然觉得打完架更加烦躁了。


“谁让你背着我搞什么Omega?”王俊凯愤懑道,“说好应付完这次一起去参加集训,你这跟人家伯爵儿子搞上了,我怎么办?”


想也不想就知道他又偷看了自己的通讯工具,易烊千玺整理好自己之后过去踢了他一脚,已经不算冷静道:“搞你妹。”


王俊凯被他踢了一脚,也没挡,就是顺势抓住了他的裤脚,突然笑了一声:“我没妹,搞我啊?”


易烊千玺于是又踢了他一脚。






王俊凯就是想找理由打架罢了,易烊千玺觉得。因为王俊凯压根就知道他对那个Omega没有意思,他这会儿正拉着他的两条裤腿,问:“你怎么不回他?看不上?”


易烊千玺低着头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蹲下来掐住了他的下巴。


“......”


打架的时候离的再近也有,这时候王俊凯却紧张了,他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问:“干...干嘛?”


“搞你啊。”易烊千玺笑着说。


“......”




王俊凯的手早就松了,他还有些愣,空气里冷冽的薄荷味道越来越浓,易烊千玺皱了皱眉,站起来扯开裤腿离开了。


“好香啊。”王俊凯还躺在地上,易烊千玺分明已经离开了,可周围薄荷信息素味道却更多。他拉起衣服扣上自己的鼻子,闻到上面浓烈的薄荷味,突然傻笑了一声,又嘀咕道:“好香啊。”








这一次打完架后,王俊凯好几天没有看见易烊千玺,消息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两家就在隔壁,他一天去找他八回也看不见人。


倒是自己身上的薄荷味道,若有似无的,一直没有散掉。


再见到易烊千玺已经是在对方第二次跟伯爵家的Omega见面的时候了。伯爵夫人和多拉夫人大概是想让两个孩子尽快定下来,于是迅速安排了第二次见面,并且双方都到场,连见家长也一起安排了。


萨米夫人也被好姐妹拉到了现场,唯一没有关联的人是王俊凯,他听到这个消息,气得差点把易烊千玺的房间门拆掉,最后他忍住,武装打扮了一番跟着去了。




餐厅里人不是很多,应该是两家为了见面顺利特意选了一个清净的地方。王俊凯躲在角落里,那边说什么他根本听不见,他的角度只能看双方家长互相寒暄,看见Omega满脸羞意地偷看易烊千玺,但看不见易烊千玺脸上的表情。


但既然他能答应见面,想必本人也是愿意的。


那一桌相谈甚欢,王俊凯看见易烊千玺频繁点头,他的血液有点往脑子里涌,恍惚听见他们已经在商量订婚的日子了。


王俊凯终于忍不下去了,他扯开椅子站起来,带着一身薄荷味,大步往那边走。


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有些不清醒了,因为里面来来回回只有一句话:易烊千玺不能跟别人结婚。






看见王俊凯,一桌的人除了伯爵夫人有些不知所以外,其他人的反应都很大。萨米夫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跟着来,而且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易烊千玺皱着眉站了起来。


反应最大的还属Omega,他在王俊凯来的那一瞬间捂住了鼻子,呼吸也变得急促。


“...千玺!”多拉夫人辨认了一会,突然大喊,“你的信息素失控了!”
信息素失控可不是小问题,Alpha的信息素一旦失控,会导致周围未被标记过的Omega发情期提前。


而桌上的这位Omega显然已经不太对劲了。


王俊凯还站在桌边,他不能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现场已经乱成一锅,餐厅的负责人也赶了过来,多拉夫人迅速从包里翻出了抑制剂,想用在易烊千玺的身上。


“不是我!”易烊千玺突然挡住了多拉夫人的手,他的声音同样不冷静,但还算稳得住。他拿走抑制剂,踢开凳子去拉王俊凯,一边大声问餐厅负责人:“Alpha房间在哪里?”


负责人赶紧在前面带路,王俊凯早无意识地黏在易烊千玺的身上了,萨米夫人虽然想跟着去,但还是留下来把伯爵夫人的儿子一起送去了Omega房间。


还好一般的公共场所都有防止Alpha与Omega信息素失控的隔离房间,易烊千玺将王俊凯从自己身上扒开,给他推了一管抑制剂,想了想又给自己推了一管,才长舒一口气。


彻底冷静下来大概要半个小时左右,王俊凯打完抑制剂,还是一个劲的往易烊千玺的身上扑,手脚并用,去亲他的脸和嘴,俨然一副发情的样子。




“王俊凯,”易烊千玺只好扣住他的手,一边躲一边提醒他,“我不是Omega!”


空气里的薄荷味分不清是谁的,王俊凯眼睛通红,喃喃道:“不要Omega...要你...”


“......”








等到萨米夫人与多拉夫人赶到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基本冷静下来了。萨米夫人心里的想法早已百转千回,更别说她到的时候王俊凯还紧紧地抱着易烊千玺。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先开口的是易烊千玺,他推了推王俊凯,没推开,问:“伯爵夫人他们离开了吗?”


“离开了。”多拉夫人回答。


“我今天答应见面,是想当着你们的面说清楚...我不喜欢那个Omega...”他顿了顿,终究是没有继续往下说。


王俊凯倒是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搭在了他的肩上。


末了这个人意识回笼,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信息素的味道,这个味道跟易烊千玺的一样,是冷冽的薄荷味,而且在他失控的时候,是如此的渴望对方的身体。


萨米夫人终于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把拉开了自己的儿子,问道:“是什么时候出现信息素的?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不知道。”


他知道,易烊千玺也知道,上次那个眉心有痣的Omega,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按照那个星际传说,他应该就是王俊凯的灵魂伴侣。


王俊凯当然意识到了这件事,他看了一眼易烊千玺,对方本来也在看他,随后将头转到一边,低声道:“先回去吧。”


就在那一瞬间,王俊凯觉得他们之间前半个小时建立起来的东西,好像又全部都倾塌了。


“你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人,你没有跟我讲。”萨米夫人还在执拗的坚持,她估计只有瞎掉眼才看不见两个孩子之间有些什么,正因为看出来了,才要确定自己有别的退路。


易烊千玺已经在往门口走了,王俊凯愣了愣,突然拉住了他的手。


“会不会,”他的身上有着薄荷味,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语气虽然不确定,眼神却是坚定的,“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守候者的身上,会出现和灵魂伴侣身上一样的味道。”


“怎么可能!”多拉夫人最后才反应过来,她惊呼道,“你们两个都是Alpha!”


“没有可能。”易烊千玺突然说。


王俊凯猛然转头,对方却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被反握住了。


“我思考了很多年,还是一直不知道灵魂伴侣是什么概念,”从来不爱说话的Alpha继续说,“我从十八岁开始就不敢靠近他。因为你们说,他有自己的另一半,那个人可能不会出现,但那个人一定存在。不管他们认不认识,相不相爱,只要他们遇见了,他们一定要在一起。”


“...千玺”


易烊千玺紧了紧他的手,往上抬起:“所以就算他喜欢的是我,他渴望的是我,都比不上那个从


没有见过的人。上帝只要轻飘飘说一句他们天生一对,我们就没有权利在一起了,是吗?”




两位夫人说不出话来。


易烊千玺从来不是深情的性格,但他紧握着王俊凯的手——两个Alpha看起来还是不配,但是却坚定地、毫不退缩地站在了一起。








是爱重要,还是灵魂伴侣重要,直到易烊千玺与王俊凯返校参加集训之后,两位夫人还是没有想明白。


多拉夫人曾与易烊千玺彻夜长谈,她失眠了两个晚上,找到了各种关于灵魂伴侣的传说,她并不想阻止自己的儿子与任何人相爱,但她为他担心。


“倘若有一天那个人出现了呢?”多拉夫人红着眼睛问,“灵魂伴侣是百分之百契合的,他一定会被对方吸引,那时候你怎么办呢?”


易烊千玺当然明白母亲的苦心,他话依旧不多,但他答的坦荡而真诚,“我想了很多年了,妈妈,”他说,“我有信心,让我们试一试吧。”






而王俊凯终于还是向萨米夫人坦白了那个Omega的存在,萨米夫人独自去见了那个Omega,王俊凯不愿意去,他还沉浸在易烊千玺说的喜欢了他好些年的喜悦里——他打死也不愿意“背叛”对方。


他告诉萨米夫人:“我喜欢千玺,那么千玺就是我的灵魂伴侣。”


萨米夫人回来之后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王俊凯这一次闹的太突然了,不给她们一点心理准备,还使得她们喜忧参半。萨米夫人第一次对当初那个老头说的话产生质疑,比起灵魂伴侣这个新奇的概念,王俊凯与易烊千玺显然更神奇。


那么究竟怎样才算是“灵魂伴侣”呢?


萨米夫人想不通,最后她拉着好姐妹多拉,将两个孩子撵去学院参加集训,抛下两位将军,跑去游历星河了。








王俊凯拥有了信息素这件事很快在奥斯学院里传开了,还好这次的集训只有Alpha与Beta参加,不然一定会有大批不了解真相的Omega群众前仆后继,就像当初对待易烊千玺一样。


易烊千玺与王俊凯在相处模式上与以前并没有差别,他们甚至没有正式在一起——认识时间太长了,在家长面前为了在一起什么话都能说,单独见面的时候反而别扭。


易烊千玺比过去还要冷淡,王俊凯猜他是对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毕竟“苦恋”了自己这么多年,还装的一副讨厌自己的样子。


真是丝毫不考虑自己看见对方相亲而吓得信息素失控这件事。








奥斯学院的集训两年一次,这是王俊凯与易烊千玺能参加的最后一次,这次集训之后,他们就要正式成为帝国的守护者。因为为帝国选拔高端人才这个原因,奥斯学院的集训一向严格,各种上天入地的项目比完,最后还要排出名次来。


上一次集训的冠军是王俊凯,易烊千玺屈居第三,因为他在玻璃舱那一项上耗了不少时间,甚至差点信息素失控。


易烊千玺有生理性恐高症,他在操控机甲与飞船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但那一个项目需要开着机甲到达所谓的两军交战处除去目标,而通常的两军交战处都是在高空的玻璃舱上。
今年的易烊千玺仍旧被卡在了这一关。


他在前面的关卡上花了最少的时间,王俊凯到达玻璃舱的时候,易烊千玺已经在上面待了半个小时,他出了一身的冷汗,玻璃舱里全部都是他身上薄荷的味道。


王俊凯扔掉机甲,皱着眉跑到他的身边,替他稳住瞄准目标微微颤抖的手。


易烊千玺早已经没有精力,他只看了对方一眼,便赶他走:“消灭你自己的目标,别管我。”


王俊凯使劲地捏了一把他的胳膊,气道:“我是你的男朋友,我能不管你吗?”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才推开他的手,低声道:“我现在只是你的对手。”


“你怎么这么气人呢?”Alpha转了个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个禁锢器,将对方的双手锁在了玻璃墙面上。




“你干什么!”易烊千玺低喊。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王俊凯毕竟有些心虚,他将他的手锁好,又把他已经踢出来的双腿夹住,小声说:“光用两条腿你是打不赢我的。”


说完总归有些舍不得,又用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这样好多了吧?不看就没事了。”


“王!俊!凯!”易烊千玺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声,不知道这个人在搞什么名堂。


“我从知道你恐高的那天起就想这么做了,”王俊凯哼了一声,又向他贴紧了些,将他牢牢锁住,小声嘀咕,“不知道这种时候你会不会乖一点。”


易烊千玺气的说不出话来。


王俊凯将他的眼睛捂的死死的,又与他紧密接触,这其实令他好过了一点,至少不会让他觉得是站在空中的人。


可是他的手一放开,那种感觉就又来了。


王俊凯将手放开,迅速道:“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开你。”


“你他妈......”


“答应我。”王俊凯咬他的脖子。


“说!”他仰着头闭上了眼睛。


“以后不要总是跟我打架了。”后面的人说。


“行。”易烊千玺回答的很快,快到王俊凯没有想到他这么容易就能答应,于是他得寸进尺:“我是你的男朋友......”


“......”


他又咬了一口,重复道:“我是你的男朋友。”


易烊千玺握紧了拳头:“你是我的男朋友。”




“嘿嘿,”后面的人傻笑了一声,想了想又凑上去亲他的耳朵,小声问:“那你愿意做我的的灵魂伴侣吗?我聘请你成为我的灵魂伴侣,行吗?”


易烊千玺顿了一下,没有回答。


“说你愿意。”王俊凯催他。


“你愿意。”


“说愿意。”


“......你用什么聘请?”他突然问。


王俊凯将头搭在他的后肩上,语气难得的深情:“我一辈子爱你,可以吗?”


“你愿意吗?”


易烊千玺这时候才睁开了眼睛,对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手紧紧地搂住了他的腰,就算玻璃舱突然碎掉,他也不至于一个人掉下去。


他突然觉得这里也没有那么可怕。


身后的人还在催,易烊千玺歪头看了看他,又轻轻的点了点头。










“愿意。”他说。








END


 


x下一棒交给和君

评论

热度(1322)